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 抗战记忆 查看内容

抗战记忆

您现在的位置:  >> 文史资料 >> 抗战记忆

抗战老兵:光复桂林时,我们痛打日军俘虏,团长直喊莫打了,再打就要打死了 ...

2022-5-10 15:30| 发布者: 明月江客| 查看: 30| 评论: 0

站在山脚下,93岁的抗战老兵袁凤高觉得自己仿佛是在梦中。


他又来到了这里,来到这个他熟悉的战场,来到他曾经浴血战斗过的地方。


这里是广西桂林市灵川县长蛇岭,1945年7月桂柳反攻战役长蛇岭阻击战旧战场。


袁凤高,1926年出生,重庆市永川县人。1944年夏天,本村在94军任营长的谢凤高回乡探亲,在谢营长的劝说之下,袁凤高与本村的管红超、管涛松、谢绍科、谢少青、谢世友等将近10个人一起跟随谢营长参军。


在重庆朝天门码头上船,沿着长江到达夔府(奉节),在夔府换船,继续东下,到达宜昌,在宜昌的茅坪上岸。


此时,原驻防宜昌隶属于长江上游江防总司令部的94军已经移防,正开往贵州。谢营长带着他们一路追赶,在湖南芷江追上了部队。就是在芷江,袁凤高正式加入了部队,部队番号为94军121师363团3营8连2排,团长饶启尧,营长正是谢营长。部队继续前行,121师奉命驻扎贵州黄平机场。


“我们是在保卫黄平机场,这个机场都是美国人、美国飞机。”袁凤高回忆道。


袁凤高回忆没错,这个机场正是美国飞虎队驻扎的机场。当然,以他一个普通士兵的身份,他是不可能知道这个机场驻扎的是飞虎队的哪支部队。


对于黄平机场,美军战史有着清晰记的记录,美军战史称呼黄平机场为Laohwangping  Airdrome 。


在桂柳会战后,23大队原驻广西的各个机场相继被日军占领,贵州黄平机场的重要作用开始显现出来。驻扎在黄平机场的美国空军主要是14航空队23大队76中队、118中队,特别是118中队,它是侦察中队,从黄平机场起飞,对广西、湖南、江西一带进行空中侦察。黄平机场也是芷江机场的后备机场,在抗战后期,曾经起过重大的作用。94军121师驻扎黄平机场附近,负责保卫黄平机场。


1945年4月,湘西会战爆发,袁凤高所在的94军奉命参战,从贵州黄平出发到湖南靖县,再到湖南武冈。


在湖南武冈,袁凤高第一次上了战场,此时的日军在国军的打击之下,已经是强弩之末。94军协助友军,对日军发动了凌厉的反攻,日军抵挡不住,狼狈撤退,国军取得了湘西会战的伟大胜利。


5月底,94军奉命结束战斗,部队移驻湖南靖县。


“在湖南靖县休息时,我们就开始换美国武器了,我使用的是美国三零步枪,美国的机枪跟我们原来的机枪一样,都要加水。”


“在靖县过了端午节,我们就开往广西,一天走了几十里路,几十里路都没有人烟,没看到有人种地。”

桂柳反攻战役中的国军正在行军途中


“我们一路行军,就到了广西桂林长蛇岭。”袁凤高终身难忘的长蛇岭战斗自此开始。这一仗,也因为121师363团饶启尧团长写下的《长蛇岭半月战斗记》而名垂抗战历史。


抗战进入1945年,日军为了集中兵力,也开始在进行撤退,国军在局部战场上开始了反攻。1945年5月,日军从广西全面撤退,国军随即发起桂柳反攻战役。


长蛇岭,位于广西桂林市灵川县,形势险要,犹如巨蛇蜿蜒。长蛇岭俯视湘桂铁路,扼守桂林北大门,正好位于日军撤退的路线之上。日军深知长蛇岭的重要性,早已派兵把守。


从7月15日开始,363团团长饶启尧指挥部队发起攻击,突破白竹坪、上下涂家等日军封锁线,于7月16日攻克灵川县城,随即仰攻长蛇岭,经过血战,于7月18日深夜,利用夜色的掩护,一举攻克长蛇岭阵地,随即转入防御,防止日军的反扑。

指挥长蛇岭战斗的121师363团团长饶启尧


7月19日开始,不甘心丢失长蛇岭阵地的日军,开始对363团发起疯狂的进攻,妄图夺取阵地,掩护日军大部队的撤退。


一边是要夺路而逃,一边是要死死守住阵地,战斗极其惨烈。


“日军的机枪追着我打,子弹打在石头上,溅射的泥沙碎石,眼睛都睁不开,我从那个坡上滚下来,很高的地方滚下来,倒挂在树上,把脸也挂了,帽子也挂掉了。”


这一仗打得惊心动魄,战斗持续到7月31日,日军付出了重大伤亡后,惨败而逃。7月28日,国军胜利光复桂林。


而363团也伤亡惨重,全团伤亡过半,其中第一营官兵伤亡殆尽,至战斗结束时全营只剩数人。


袁凤高对他所在的三营的惨重伤亡记忆犹新:“我们营死了很多,三个连长打死了,九个排长剩一个幺排长,七连剩了二十几,九连剩了四十几,我们八连剩了七十多个人。他们两个连死的人多,他们两个连要堵住日本人的退路,所以死了很多人。”


“我们抓住了一个日军俘虏,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活着的日本鬼子。抓住俘虏后,我们一群人围着这个鬼子,耳光、拳头,脚、枪托都往他身上招呼,打得十分过瘾。”袁凤高笑着说,“抓住俘虏后,就有人去报告饶团长了,饶团长赶来时,我们正打得起劲。”


“饶团长直喊,莫打了,莫打了,再打就要打死了!”俘虏随即就被饶团长带走了。


抗战胜利后,回到家乡,袁凤高平静的度过了一生,他经常向儿孙讲起广西桂林,讲叙在长蛇岭血战的日日夜夜,讲述那些牺牲战友的英雄事迹。


2018年9月,广西桂林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团队向在桂林战斗过的健在抗战老兵发出邀请,袁凤高受邀重返桂林,参加纪念抗战胜利73周年活动,重返他曾经浴血战斗过的战场。


在桂林,他与其他抗战老兵一道,受到了桂林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团队的热情接待。

袁凤高在桂林参加纪念抗战胜利73周年活动


在桂林纪念活动现场,他遇到了同属94军121师363团的湖南衡山籍战友李宽,两人互报番号、长官姓名,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他们共同回忆长蛇岭阻击战、回忆饶启尧团长。

两位94军121师363团老兵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袁凤高向志愿者提出,希望重返长蛇岭战场,再看一看长蛇岭,祭拜牺牲的战友。


在儿子和桂林志愿者及重庆志愿者的陪同下,袁凤高重返战场。


从桂林市区出发,经过半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长蛇岭山脚下。照片中,袁凤高的身后的山岭就是长蛇岭。


长蛇岭蜿蜒盘踞,一如73年前一样。天空低沉,细雨飘落,长蛇岭笼罩在一片云雾之中。


袁凤高望着长蛇岭,这个自己魂牵梦绕的地方,无数战友牺牲的地方


毕竟袁凤高老兵已是93岁高龄,身体状况的原因,不可能再登山。他们带来了纸钱、酒在山脚下祭拜牺牲的战友。



牺牲的战友们,我来看望你们了,给你们带酒来了,你们慢慢喝吧!


向牺牲的战友致敬最后一个军礼!


在桂林志愿者的指引下,袁凤高见到了桂林市灵川县当年的自卫队员唐洪宾。当年,在长蛇岭阻击战后,唐洪宾曾参与打扫战场,掩埋烈士遗骸。两人同岁,互相认了老庚。






Archiver|手机版|东北讲武堂历史研究中心 ( 辽ICP备2021009674号 )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2-5-18 08:06 , Processed in 0.029186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