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 主要战役 查看内容

主要战役

您现在的位置:  >> 义勇军史 >> 主要战役

解密江桥抗战第一枪【一】

2021-11-3 16: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5| 评论: 0






从日军原始档案中努力寻找,探索86年前那场震惊中外的江省保卫战。从日军的资料中解读江桥抗战第一枪,了解齐齐哈尔十四年抗战历史。

日军相册中的马占山将军原版照片

马占山江桥抗战441 00:00 / 23:00



我收藏的【满洲事变史1第二师团齐齐哈尔攻略】日本陆军大学战史室编写,这本书是日本陆军大学的教材,也是军校学员的必修课题。

江桥战役做为二战中最经典战役之一被编入日本陆军大学教材,可见江桥抗战第一枪无可非议。日本人认为江桥战役中国军队准备充分,防守严密,马占山将军充分利用江桥复杂地形,依托铃木堡垒构筑环形战壕,易守难攻。显示出一位优秀的军事家才能。本书结尾附2【马占山与本庄繁两将江桥战场遗址视察问答】本庄繁对马占山将军指挥作战才能给与高度评价。


一,第二师团江桥作战人员配置

1931年11月准备出兵黑龙江的二师团长多门中将,与麾下将校军官合影。

进攻江桥的日军二师团部队配置

 步兵第二师团司令部

师团长

中将、多门二郎

参谋长、步兵大佐、上野良极

参谋部

作战主任、步兵少佐、西山福太郎

后方主任、步兵少佐、鲤登行一

司令部勤务、步兵大尉、吉田荣治郎

步兵第三旅团

旅团长、少将、长谷部照俉

步兵第四联队
本部联队长、歩兵大佐、大岛陆太郎
步兵第二九联队
本部联队长、步兵大佐、平田辛弘

步兵第十五旅团

旅团长、少将、天野六郎
步兵第十六联队
本部联队长、步兵大佐、浜本喜三郎
骑兵第二联队
本部联队长、骑兵中佐、若松晴司
野炮兵第二联队
本部联队长、炮兵大佐、大谷清历
步兵第七八联队
本部联队长、步兵大佐、山县乐水
骑兵第二十八联队第二中队
(136名、日本马142)
中队长、骑兵大尉、涉谷顺造
野炮兵第二十六联队第三大队

飞行队

(人员二百四十名、八八式侦察机十二架)
飞行第六联队长、航空兵大佐、长岭龟助
工兵第二大队、第二中队
中队长、工兵大尉、花井京之助


驻泰来日军飞行队

11月5日在飞机掩护下嫩江支队沿铁路向我军阵地攻击前进。


占领大兴阵地的第三旅团长,长谷部昭唔少将,工兵队长。花井京之助大尉。

第二师团将校【193110月长春师团司令部】

日文翻译自【满洲事变,二师团齐齐哈尔攻略战】

老焊工抗战收藏



二,第二师团命令


1931年11月5日第二师团下达江桥作战命令!

第二师团命令

十一月十五日午后一时于大兴师团司令部。

一、自今嫩江支队竝步兵第七十八联队、在泰来飞行队、无线电信班、临时铁道班及自动车班、指挥归属二师团。

二、师团对敌攻击目标、大兴及后依拉巴附近集结,敌情、地形搜索。

三、步兵第三旅团、步兵第四联队、步兵第十六联队、步兵第二十九联队、野炮兵第二十六联队、以后衣拉巴位置,一部以汤池南方约一粁标高一五三、九、白头街一线占领。敌情、地形、搜索。

四、骑兵第二联队、步兵第四联队一大队、野炮兵第二联队第二大队、同第二十六联队一小队合并指挥、警戒、及搜索地境、前依拉巴东北方约一粁標高一四三、三、标高一四七、六(小兴屯西南方约二粁八百)

五、两警戒队、警戒及搜索前依拉巴东北方约一粁标高,一四七、六。

六、尔余诸队,直辖如村落露营、步兵第十五联队及三十联队各一中队欠、步兵第二十九联队、野炮兵第二联队、野炮兵第二十六联队、以上后依拉巴(露营司令官、长谷部少将)

师团司令部

师团通讯队

步兵第七十八联队

临时野战重炮大队

自动车班(自动货车六辆)

临时铁道班(装甲轨道车三辆、台车五十辆)

装甲自动车三辆

战车队(奉天押送xx式战车一辆)

第一临时野战医院

救护班

以上大兴站、衣布气、(露营司令官、山村中佐、等步兵第七十八联队长到后同官)

第二、第三裝甲列车、大兴站,

病院列车、江桥站

工兵第二中队大兴战斗前任务、在泰来飞行诸队归竹内中佐指挥,

午后九时命令执行(飞行队除外)

师团长、多门中将

 张树明抗战收藏之【满洲事变,二师团齐齐哈尔攻略战】


江桥第一野战医院


三,日军进攻态势图



11月4日,5日嫩江支队进攻大兴阵地态势图【我的抗战收藏】


四,第二师团11月4日,5日作战报告

三、黑龙江省的情况

黑龙江省总部针对张海鹏的行动,马上请求万福麟做出指示,要求采取行动,并且根据张海鹏的许可,向怀柔一带派出了使者,与此同时开始着手洮昂铁路沿线的防护尤其是嫩江北岸的防护工作。

此时身在北京的万福麟接到报告后,喜忧参半,一方面担心如今还留在齐齐哈尔的亲属家眷,另一方面,如今虽然政局不稳,但好在日本军队暂时没有继续向北进军这还算让人心安。十月四日,万福麟发出电报做出指令:“切莫后悔,一定不要让张海鹏的军队进入黑龙江境内”。万福麟十月七日顺便把黑龙江省的主要兵力召集到齐齐哈尔,翌日八日,下令让黑河警务司步兵第三队队长马占山速来齐齐哈尔,并任命他为黑龙江省军队总指挥。马占山接到命令后于十月十九日赶到齐齐哈尔就任。马占山的人物简介在附录三中可以看到。

十月十日前后,万福麟和黑龙江省内的处境极为动荡,换句话说,齐齐哈尔方面的稳定局势遭到严重破坏,这无疑成为了张海鹏军队的北上入境的绝佳时机。然而,世事难料,张海鹏的军队并没有得到日本军的支持,而且日方含糊其辞,致使张海鹏的北上计划没有如期进行。十五日,张海鹏的军队终于得以北上,然而为时已晚,此时他们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此时,黑龙江军队已经得到整顿,嫩江北岸的防护工作已经得到强化,与此同时,十五日到十八日期间,省军已经把作为南北交通唯一的交通枢纽——洮昂铁路的第一、第二、第五桥梁段炸毁,张海鹏的北上计划已经变成了不可能。因此,两军在洮昂铁路沿线嫩江河畔隔岸对峙,关东军心心念念的北满计划受到重挫。从此,该地的局面呈现出另一种姿态了。

到十月十八日,关东军了解到了如下情报:

黑龙江省的部队大约有12001300人的步兵,并且省军在嫩江北岸配置了六门大炮。洮昂铁路桥有三处被摧毁,而且截止到十八日,第二桥梁的火焰还没熄灭。

而且,兴安屯恳軍集结300010000人的军队强化部队,如今这支部队驻扎在塔子城(位于泰来西西北方向40千米),主要任务是从侧后方给张海鹏部队以重击。

还有,黑龙江省军往大兴方向增加了一个团的骑兵兵力。

张海鹏的军队一部分安置在嫩江南岸,主力部队大约有5000人集结在五庙子附近,主力部队目前主要任务是勘测敌情。所有的舟筏被黑龙江军队征收,张海鹏的部队想要渡江十分困难。

 

四、派遣嫩江支队

嫩江铁路遭到破坏这种新的战争局面不断被新闻媒体广泛传播,站在关东军的立场上,这几个问题是他们考虑的重中之重的问题:一定要再次促使张海鹏的军队北上,或者说是促使日本军北上,为了整个黑龙江省的“宏图伟业”,必须及时修复作为唯一的南北交通线洮昂铁路,而且临近冰封期,修复工作必须尽早完成。据此,日本方面于十月二十二日通过齐齐哈尔的清水领事,针对洮昂铁路被毁一事向黑龙江省提出抗议。现根据其抗议主次,将其理由整理如下:

洮昂铁路本来就是满铁同张作霖签订的统一建设的工程,192612月竣工,然而中国方面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及时缴纳建设费用,到1931年欠下日本政府的2000万日元建设费用仍没有归还,所以作为该铁路的唯一债券拥有人——日本政府,决不允许该铁路遭到破坏。而且,时至北满物产(大豆等)丰收,继续向外卖出的季节,铁路的破坏给满铁以及洮昂铁路局造成了巨大损失,并且铁路的破坏也给附近的居民生活带来了损害。并且,作为非战人员的洮昂铁路局顾问竹村技师等人在勘测铁路毁坏情况的时候被无辜射杀,致使调查工作不能顺利开展。

随后日本方面发出了由满铁负责修复的通告,收到这个通告之后,黑龙江政府做出由黑龙江省政府自行修复的回复。于是,关东军司令官以情况紧急需早日修复铁路为由,将新任命的林义秀少佐[1]派遣到齐齐哈尔,并再一次想黑龙江政府发出修复通告。

要求书

黑龙江省政府主席马占山先生:

驻在奉天的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向黑龙江政府提出尽快修复铁路桥的请求。修复时间需要一个星期,从19311028日开始,到113日结束。在这段时间里,无论黑龙江省政府方面是否具备修复能力,都要着手修复,如果无法修复那么之后就要交付日本方面修复。当然日本方面为修复铁路就必然需要兵力保护。

  19311027  关东军司令部代理  陆军步兵少佐林义秀

林义秀少佐1023日到达奉天,在关东军司令部接受命令,25日到达哈尔滨,在哈,他通过与特务机关和领事馆的交流,了解到了齐齐哈尔方面的情况。林义秀少佐同住在齐齐哈尔的日本人以及中国的政治要员见过面,而且还见了满洲人,后来听到了谣言,吓得第二天就赶赴回来。林义秀少佐经过深思熟虑认为贸然攻打黑龙江腹地十分冒险,于是决定一方面同黑龙江省首脑马占山进行协商,与此同时派出间谍进行谍报工作。(根据《满洲事变史第五卷》案宗以及《林少佐笔记》)

总而言之,齐齐哈尔就相当于哈尔滨的特务机关。不久,林少佐就在同机关的长白武中佐的控制下活动。

外务省方面同军部做了调整,对齐齐哈尔的清水领事做出了训令,主旨就同1029日给马占山发出的要求书一样。

黑龙江省政府方面针对日本方面提出的要求,最后决定于1030日开始修复铁路。并且将修复时间进行拖延,提出需要16天的修复时间,至此没有表现出要着手修复的样子。[2]

于是,关东军据此作出直接要求满铁进行铁路修复的决定,而满铁则要求必须派兵保护。于是打着保护修复工作不被破坏的名义,派遣嫩江支队出兵保护。部队的兵力根据提前监察结果,为确保内外完全,至少需要步兵和炮兵各一个大队,工兵一个中队,而且还需要飞行队主力的配合,1030日,制定了如下计划:

嫩江桥梁修复保护计划

嫩江桥梁修复注意事项

一、

1112日,掩护队向嫩江出发,同时要保证做到如下几条

2、自今日起,嫩江桥梁作为战备使用

3、截止114日中午,两军撤离到桥梁十千米之外,桥梁修复之后再迁入十千米以里。

4、违背要求日本不承诺放弃武力。

二、兵力部署的注意事项将在别处提出。

掩护嫩江桥梁修复的注意事项

  • 黑龙江省部队按照我军提出的要求,则修复铁路。

  • 黑龙江省部队十一月四日撤退那么就进行炮击,直至其后退,步兵一大队支援嫩江支队。

  • 炮击困难的话,支队就要在左边强行渡河支援。



[1]林义秀少佐,是特务机关北满驻在员,在齐齐哈尔工作,19317月,担任近卫步兵第三联队大队长,1019日,关东军同意其回归关东军中央司令部的请求。

[2]修复桥梁,正常需要两个星期的时间,林少佐也承认了这点,但是他怕结冰期耽误修复,提出一个星期修复完成也是在说试探对方的诚意。

长官   旅团长

步兵三大队  骑兵二中队  工兵一中队  一号野战医院

实施这个计划要注意,要跨河行动,要探明其是否坚实,敌军的情况如何,不可盲目。而且考虑实际,是不是要一气呵成。根据关东军计划,十月三十日已经派遣嫩江支队,十一月二日以关东军司令官的名义向黑龙江省部队以及张海鹏的部队传达推到铁路十千米以外地区的要求。张海鹏的部队立马按照关东军的要求撤退了部队,而黑龙江省部队并没有理睬关东军的要求,没有撤兵。

第二师团长三十日中午接到电话,于是下达此命令。

第二师团十月三十日晚于长春师团司令部下达的命令

  • 关东军自十一月四日起担任满铁嫩江铁路修复的掩护工作。

  • 步兵第十六联队队长带领步兵第十六联队(缺少第一大队)、野炮兵第二连队第一大队、工兵第二中队(缺少第一小队),无线电一班(下士官以下五个人)前往嫩江支队,十一月三日中午到达该处,掩护满铁的架桥工程。

同时向泰来也派出飞行队掩护步兵,他们十月三十一日从吉林出发,十一月二日晚上到达泰来,独立飞行团第八中队协助。

      嫩江支队从郑家屯出发后,直接与司令官联系。

  • 独立飞行团其中一部协助嫩江支队。准备泰来飞机场

泰来飞机场的准备需要的人、物十一月二日送达,为掩护飞机场派出步兵第十六联队。

  • 携带三个星期的军粮,由司令部提供军需。

  • 由师团负责运输,具体细节另行通知。

第二师团长  多门中将

下达法

电话传达要旨再印刷

当时指挥吉林步兵第十六连队的是连队长兵本大佐,他接到命令之后,十一月一日携连队主力(只有步兵第二大队一个大队)从吉林出发,在途中于其他部队接头二日到达泰来。这天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中佐通过联系,坐飞机追上了支队。

第二节大兴附近的战况

  • 战争的开端


嫩江支队长,2日夜里派遣第二大队长率领小分队到嫩江桥梁附近搜集情报。紧接着3日早晨派遣野炮兵大队到达江桥,于4日中午以后开始做好射击大炮的准备。另外还派工兵中队紧急修复嫩江桥梁。

第二天即4日上午九点,黑龙江省部队的军事谈判员到达支队第一线即第五桥梁的地方,整好此时为修复桥梁,工兵中队长花井大尉在这主持修复工作,谈判员告诉花井大尉,黑龙江省部队没有抵抗的意思。与这个谈判员一起过来的还有齐齐哈尔的林少佐。花井大尉听了谈判员的话,作出如下请退“我们也没有敌意,是贵国军队没有遵守约定,希望贵军能在中午之前撤退到十千米之外”。

此时支队主力已经到达江桥站。支队长通过空军侦察得到消息——大兴附近仍然有黑龙江省部队。但是考虑到“根据以往情况,他们早晚会撤退”,于是命令步兵第十六连队第七中队以掩护修复铁路的名义占领大兴站附近区域。第七中队上午九点十分从江桥站出发,在途中的第五桥梁处与中队取得联系,过了中午继续前进。下午12点半左右先头部队到达距离大兴南边大约一千米的地方,突然,遭到黑龙江省军队的袭击。中队没有制止黑龙江省部队的射击而是采取积极应战的处理方式,至此,敌我双方的战斗正式开始。

这样,该地的战斗形势没有按照料想的样子突然开始了。

  • 嫩江支队开始攻击

嫩江支队长4日早晨来到江桥站的列车里,突然从第五桥梁附近传来密集的枪炮声。支队长瞬间判断出这是黑龙江省部队开始进攻了,于是直接作出迎战的命令。要求部队紧急集合,下午12点半各部就班接受任务。

  • 第二大队快速支援第七中队。

  • 野炮兵第一大队协助阵地步兵攻击。

  • 工兵第二中队要积极修复桥梁方便炮兵进出。

第二大队下午两点在第五桥梁附近第七中队后方集结完毕。此时支队炮兵已经开始射击,但是炮弹根本射不中目标,然而桥梁还没有修复也不能变换阵地,只有敌人的炮兵炮火相当猛烈。[i]

支队长命令部队避免从正面进攻,集中兵力从敌人的左侧攻击。下午三点,就目前的情况,紧急命令由远矢忠大尉指挥的第五中队夺取后营子北侧高地。虽然第五中队开始了进攻,但是敌人的炮火相当猛烈始终无法前进。于是他们决定晚上从敌人后背袭击终于夺取高地,并且用中队长的名字给高地命名为远矢高地。

第二大队主力立马向远矢高地前进,支队长已经做好等到天亮乘胜追击敌人


[i]地图有不准确的地方毕竟实际距离难以测量,在平坦开阔的地方还好说,但是从江桥到大兴的距离很近,也没想到会射不中目标。


阵地左侧的准备。这天部队紧急集合,要求士兵轻装上阵,防寒外套、工兵铲、粮食等一律不许带。用铁帽子挖战壕,已经要战胜饥寒。粮食由人力搬运,4日到5日从江桥运给各部。每人分少量大米、一个焦糖、一个苹果。

5日早晨740分左右,支队长判断远矢高地的正面正式敌人的左侧据点,于是命令部队包围该处。但是敌人占据地理优势,占领十分困难。敌人的抵抗也很顽强,战斗不像预想的那么简单。而且我们的野炮兵费劲心思在第五桥梁附近安排了两门大炮,但是由于地形的原因并没有发挥原本的作用,飞行队也有伤亡,战线拉长了。上午1030左右,支队全面停止攻击,支队长猜测敌人不会撤退了。

5日下午,支队右侧被一批精良的敌人骑兵部队包围了。支队此时面临弹尽粮绝的处境,也等不到支援,最后只能靠自己肉搏。他们一边以军旗为中心战斗一边等待救援。敌军阵前的开阔地上,整天都在交叉开炮,我们根本无法行动,而且还负伤。最后负责指挥的第二大队队长是这么回忆的“从没觉得一天有那么漫长,夜晚怎么如何等也不来”。

这天我们的士兵战死33人,85人受伤,伤亡人数达到全体士兵人数的23%

  • 增援到达以及占领敌军阵地

关东军参谋石原中佐在第五桥梁的通讯站,通过对截止114日的战况分析,于4日下午6时向关东军司令部发出如下电报“恐怕今晚敌军会退兵,届时希望能派出急行军一个大队以及飞行军主力部队增援”。

关东军司令部从3号到4号上午没有收到战地的任何情报。于4日下午收到了满铁的情报、通信站的业务通信、飞行队的信件,全是非正式信息。通过这些信息了解到,战争已经开始,敌军退却的话,支队就要在11点之前进到衣步气。但是前提是黑龙江省军队不安约定退兵。但是到了4号下午6点半收到石原参谋长发过来的电报,关东军司令部立即与4日下午八点向第二师团团长下达命令——一大队的步兵队伍以及野战医院一部将即刻赶往嫩江支队增援部队。另外对第九独立飞行中队下达命令,要求其主力快速赶往泰来,协助嫩江支队。

第二师团团长通过与关东军司令部交涉后,决定将从郑家屯赶来的步兵第二十九连队第一大队和野战医院的一般人,以及长春来的步兵第十六联队第三大队和野战医院的一般人派遣过来增援。4日下午关东军司令部收到嫩江支队长发来的请求战斗请愿书。但是司令部认为这并不是战斗开始的真是情况。按照之前的设定方案是按照《掩护桥梁修复要领》,敌军不退兵的情况下开战。5日早上八点,石原参谋长又发来电报。电报内容如下:

我们判断敌军可能会趁夜里天黑退兵,所以我们想让支队主力在天明发起攻击,然而敌军却依然顽强抵抗,所以还需要再派兵力支援。

据此可以说明,嫩江支队的战况并不乐观。关东军司令官于5日上午10点半再次下达派兵增援命令,派遣原先效命第二师团的第三旅团长指挥的步兵第四联队、野炮兵第二连队总部、第二大队以及工兵第二中队的一小队,还有混成第三十九旅团地野炮兵第二十六连队第三大队火速赶往嫩江增援嫩江支队。

第一次派遣的步兵第二十九连队第一大队5日晚上11点半到达嫩江支队后方,步兵第十六联队第三大队6日早晨5点达到嫩江支队后方。他们的到来终于让支队脱离了危险。6号上午6点半左右,敌军的骑兵团一边吹着号子一边向我军发起攻击。然而此时嫩江支队已经有了增援部队的支持,轻而易举得将敌军击退。

嫩江支队长派增援部队到达战争前线,从上午8点开始步兵、炮兵、工兵、飞行队紧密配合再次发起攻击,形势一片良好,截止到上午10点左右将敌人的阵地收括囊中。正午时候支队又乘胜追击。至此大兴附近的战斗以我军的胜利告终。

步兵第三旅团团长跟随第二批增援部队于6号下午2点半左右到达大兴站,后来负责嫩江支队的指挥工作,根据第二师团长的命令,不再出兵攻击敌人而是全力修复铁路,用所现有的兵力占领大兴及其附近区域。

关东军司令官了解到当地实际情况后,也不再继续派兵增援。

  • 战斗过程中中央部的处理措施

关东军司令官于112日向中央部报告向嫩江支队派兵事宜。中央部作出如下回应:认可此次行动,但做事必须谨慎,必须考虑到国际形势,达到目的之后必须迅速撤离。而且随着战斗的开始,中央部于115日向关东军司令部发出让嫩江支队占领大兴及附近区域的指令。接着下令嫩江支队按照新立屯——汤池——大古布代一线趁胜追击。

中央部认为占领北满确实是我们的目的,但是不能不考虑苏联以及国际形势,不能伤害了于其他国家的国际友谊,因此在行动的时候应该不要太过激进。而关东军司令部任务战斗就该积极应战,不能畏手畏脚。关东军司令部和中央部的激烈讨论电报也是非常精彩的一幕。

之后关东军占领了齐齐哈尔,中央部认为为了不让关东军收到舆论谴责,占领齐齐哈尔之后的关东军部队应迅速撤离到郑家屯以东,关东军认为应考虑实际情况,延缓撤离,双方就此事又展开讨论。

  • 战斗的结果以及敌军的情况

我军参加此次战斗的士兵一共有1544人(114日、5日参战人数大约有800人),包括步兵三个大队(步兵8个中队、11挺机关炮、8门步兵炮、5门山炮),野炮兵一个大队(8门野炮),工兵一个中队。46人战死沙场,151人身受重伤,共计伤亡人数为197人(4日伤亡19人,5日伤亡118人,6日伤亡60人)。消耗弹药小枪36463发,轻机关枪36200发,机关枪30880发,手枪119发,手榴弹76发,步兵炮276发,山炮251发,野炮1124发,炸弹263发。

与嫩江支队交战的黑龙江省军部队,参战人数为马占山指挥下的步兵、骑兵共约2300人,4门大炮,战死士兵大约200人,负伤大约500人。

当初驻扎在大兴附近的黑龙江省部队由黑龙江省军队副司令、卫队团团长徐珍宝率领,当时他的手下,加上卫队团、骑兵第一旅第二团以及独立炮兵地20团第七连一共约有1300人以及四门野炮。徐珍宝奉命4日阻止日军进攻,5日更是率领骑兵团加入战斗。骑兵团从日军右侧后方攻击,进展十分有利却不知为何,突袭并没有成功。

马占山增加1000名骑兵抵抗,但是此时关东军的增援部队已经于6日到达阵地,马占山的部队从左侧包抄,战况一下子不明朗。但是日本关东军部队追击他们很远,将他们击退到昂昂溪以南的地区。

马占山随着大兴战斗开始,从各地往昂昂溪附近集结兵力,此时集结的兵力如下。

卫队团、省防步兵第三、第四、第五、第679团,共计约5000人。

骑兵第四、第五十、第五十二、第五十三、第五十四、第五十五团,共计约2400人。

马占山在大兴附近很善战,他想一举阻止日本军队向齐齐哈尔进攻(实际上已经被日本掌控),得到了积极地响应。也就是说,马占山一下子成为了抗日英雄,他被塑造成一个不怕日军的英雄,营造了一种污蔑日军的氛围。所以马占山在东支铁路以南准备发起第二次进攻,将战斗舞台转移到昂昂溪。

第三章  攻击昂昂溪附近阵地

尽管中央军坚持不扩大方针政策,但是当地的政治风云十分动荡,随着黑龙江省军队不断往该地加大兵力,关东军也认为这正是一举歼灭北满武装力量的大好时机,也将第二师团主力派往此地。于是命令中央部担负起抵抗马占山进攻的任务。第二师团据此以及在齐齐哈尔收到的攻击为依据,用两天时间做好准备,从1118日天亮开始发起攻击。

第一节   嫩江支队的情况

  • 促进嫩江桥梁的修理

嫩江支队占领大兴附近之后,听从中央方针,不在积极斗争而是专心督促嫩江桥梁的修复工作。估计119号开始到14号就能完成修复。也就是说力图实现最初回复洮昂铁路线的目。

关东军一方面说“如果敌军止步于东支铁路南侧,那么就减少部队部署”,但是117日骑兵第二连队(隶属骑兵第二十八连队第二中队)就接到了为增援嫩江支队做好一切准备的命令。这个骑兵连队于9日到达大兴。于是第二天10号,支队长又增派步兵担任情报工作。自此以后,嫩江支队的任务就开始以修复桥梁为掩护,筹军备战。

  • 为攻击所做的准备

嫩江支队没有追击黑龙江军队实为反常,但是通过后续调查已经查明真相。根据《满洲事变史第五卷》,当时特务机关给司令部上传的情报非常清楚地说明史实。

哈尔滨特务机关的报告

八日哈尔滨当地报纸宣称日本战败,一定要让日本帝国放弃北满。

齐齐哈尔林少佐的报告

日军的贸然行动容易被国际诟病,尤其是苏联,这不利于我们跟苏联建立关系,希望能三思用兵。

中国方面,不仅仅是黑龙江省部队,锦州方面的部队也在向东速进。而且吉林和哈尔滨的形势也不容乐观。处在这种形势之下的关东军,不能茫然行动,而是要等待时机,首先从齐齐哈尔入手。所以,中央也决定修复完铁路也不着急撤兵,为了全满洲的计划,默许关东军的作战计划。通过与林少佐交涉了解,马占山由于嫩江战役的责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东北讲武堂历史研究中心 ( 辽ICP备2021009674号 )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2-5-18 08:50 , Processed in 0.038100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