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抗战历史档案数据库

三都河战役纪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1 07: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需要查询更多档案文献请注册VIP会员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VIP会员注册

×
本帖最后由 永远的抗战 于 2021-12-1 07:09 编辑

三都河战役


   1943年7月,原驻沂蒙山区的伪军阎茂文团受日军指派去荣成一带“剿共”,在海阳被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阻截,并给予沉重打击。事后日军不予援助,亦不予补充,阎茂文只好率部退驻即墨的金口、鳌山卫一带。阎茂文原是国民党驻青岛海军陆战队的中队长,曾驻扎于即墨之鳌山卫,因而与国民党即墨县第二区区长刘宪章有些交往。隋永谞在阎茂文处于进退两难之际,便派刘宪章策动阎团反正。结果,阎茂文率部投入隋永谞的保安第一旅,被编为第四、第五团两个团,阎茂文留司令部任顾问。这一举不仅使保安第一旅增加了2000余兵员,还带来了迫击炮4门、轻重机枪24挺、步枪1500余支。驻即墨城日军曾派员与隋旅沟通,要求隋旅交出阎团及其所带之武器,遭到隋永谞的拒绝。由此致该旅与驻即墨日军矛盾激化,引发了一场激战。

三都河村位于今莱西市南部,紧靠今即墨市北部之华山镇,其位置据四周之金口、店集、汤上、即墨城、灵山、刘家庄及莱西之夏戈庄、泽口等日伪据点,均在三十华里以外,保安第一旅即活动于此一狭小地带,分驻于三都河周围之港河水、埠西、小桥头、窗庄、埠后、双疃、东皋埠、柘家庄等村。9月初,日军指挥官便秘密调集驻潍县、青岛、莱阳等地的日伪军向三都河运动,于9月6日夜形成对三都河的包围。其时,保安第一旅虽已获取了日军的行动情报,有所防范,但对其具体作战部署不甚明了,只是加强岗哨,静观其变。
9月7日夜4时许,战斗打响。首先,驻鸾庄、港河水之管明斋的第三团及驻东皋埠一带之孙可佩的第一团,同时遭到日伪军的攻击,保安第一旅所部随即投入战斗。继之,日军炮兵猛轰三都河防御阵地,黎明,6架敌机轮番轰炸第一旅指挥所,并用机枪扫射各圩外阵地,许多防御工事被摧毁。独立旅以营连为单位与敌人展开了激战。驻埠西之第三团宋履九营及驻港河水之孙秀山营,皆遭日军六七百人分数路攻击。港河水方面有敌坦克2辆,掩护步兵猛烈攻击,三团附刘振东及一营营长王士杰率两个连火速予以支援,并带有敢死队10人,携带炸药及手榴弹等,绕至敌之侧方,与村中之孙秀山营对敌人形成夹击,日军伤亡枕藉。然而,日军稍事整顿,即有敌飞机一架掩护,两辆坦克车及地面部队分头向增援部队和港河水村再次发起攻击。团附刘振东率领敢死队将日军1辆坦克炸毁,正欲同地面步兵交火时,不幸中弹身亡。由于日军炮火之猛烈,加之空中飞机扫射,增援部队伤亡惨重,只得退出阵地。日军另一路在坦克车掩护下攻入港河水村,营长孙秀山率部逐屋抵抗,然终因日军武器精良,坦克车威力大,守军无力阻止日军的攻势。战斗至下午1时许,营长孙秀山、连长黑光智、栾少康等相继阵亡,队伍溃不成军,伤亡惨重。
与此同时,三都河四面八方枪声炮声交织齐鸣,各处硝烟弥漫,尘土飞扬。驻防三都河南侧埠后村的二团二营何应忻部及驻小桥头的二团一营江崇杰部均遭到日伪军强烈炮火的攻击,战况非常激烈。日军皆以东西两路向保安旅守军夹击。司令部急令二团三营王藻部及四团之董营分头驰援,但部队行至半途,即被日军机枪压制不能前进,以致不能达到增援目的。在紧急时刻,江崇杰营和何应忻营只好各自为战,相机而动。营长江崇杰指挥3个连奋力抵抗,多次击退日军的进攻。至上午11时许,日军未能接近该营阵地,只得以迫击炮、掷弹筒猛烈射击,以压制守军。下午1时许,日军又增加约300人,由正南方向江营阵地迫进。此时,江崇杰营三面受敌,且弹药已尽,连长蓝孝功、隋宽相继阵亡。日军随即攻入村内,江崇杰指挥残部与日军进行巷战,不幸中弹身亡。二营长何应忻素以作战勇猛著称,日军数度对该营阵地猛攻,均被击退。至是日下午2时,该营官兵已苦战近10个小时,不仅伤亡惨重,且弹药已告罄。此时,日军又调集进攻港河水之残部加入战斗,守军已无力支撑,副营长赵明伦、连长赵毓生相继阵亡,营长何应忻亦胸部中弹,血流不止,乃召连长于秀德近前,着其代理营长职务,指挥部队撤退,一切交待完毕,即停止了呼吸。
驻东皋埠的保安旅第一团孙可佩部,遭到日伪军2000余人从西、北、东三个方向的进击,其驻守双疃之宋玉泉营及驻守赵家庄之谭其瑞营均遭日军五六百人的钳形进击,火力十分猛烈,守军难以出击。为支援一团守军,旅司令部派第五团第一营前往驰援,该营以一个连由东北、两个连由东南隐藏行进,绕至进攻一团日伪军之背后,以形成对日军夹攻之势。上午9时许,第一营兵分两路,沿丘陵沟壑隐藏行动,顺利绕至敌后。距日军仅200米左右时,日军尚未发现。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机枪、步枪向日军猛烈射击。与此同时,团长孙可佩和营长张卓然各率一个连从东皋埠村冲出,对日军形成夹击,一时之间,日伪军阵地大乱,保安旅官兵士气大振,正准备对日军发起歼击时,日军飞机骤然飞临上空,对保安旅官兵在空中疯狂扫射,迫使其不得不暂时停止进攻,就地隐蔽。这样给日军以喘息的机会,重新组织部队分两路向保安旅所部猛烈射击,并有200余名日军由正东之吴家岭村前来增援。面对不利局面,孙可佩等率部退回村中,逐步缩短防守阵线,或以村中房屋为凭藉,或以所构筑之防御工事为掩护,沉着防守。中午12时许,日军又调来迫击炮数门,向村中猛烈轰击,致守军多处防御工事被摧毁,日军趁机从三面向村中发起进攻,守军先以手榴弹反击,继之进行肉搏战。激战中,连长杨淑伦、车启载相继阵亡。团长孙可佩指挥各连疏散防御,以班排为单位,逐屋固守。然而,在强敌面前,守军无力固守,营长张卓然身负重伤,团长孙可佩中弹身亡。此时,日军已进入东皋埠村,幸守双疃之宋玉泉营率部赶来增援,将张卓然营之残部接应出来,两军会合后,至傍晚时冲出包围圈。
9月8日拂晓,日军向三都河发起猛攻,并以飞机和迫击炮狂轰滥炸,村内房舍倒塌近三分之一。守军为节省弹药,对于日军之攻击不予理会,待其进入有效射程时,即予还击。双方相持至天黑时,根据旅司令部决定,于晚十一时由东西两门同时突围,然后向即墨东乡转移,至拂晓,部队安全进入崂山一带。三都河一战,国民党军伤亡1500余人,日伪军伤亡亦近千人。是役为国民党军队在青岛外围地区同日伪军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4-4-12 21:3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