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 抗战文化 查看内容

抗战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 文史资料 >> 抗战文化

感受萧红萧军的那段静好岁月

2022-5-16 16: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9| 评论: 0



在青岛

一处处老房子因它们的主人而出名

在观象一路1号的院里

曾经住着一位与张爱玲齐名

被称为“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作家——萧红,和她的丈夫萧军

这风景独好的地方想必也给这对文坛情侣带来了不少的创作灵感


萧红

原名张廼莹,中国近现代女作家,“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被誉为“30年代文学洛神”,代表作:《生死场》《呼兰河传》《小城三月》。


萧军

原名刘鸿霖,曾用名刘吟飞、刘羽捷、刘蔚天、刘毓竹等。笔名除萧军外,还有酡颜三郎、田军等。他的名字与“萧红”相配,合起来是“小小红军”的意思。代表作长篇小说《八月的乡村》。


观象一路1号



守住一段静好岁月


图片来源:@小猫猫1973


观象一路因观象山而得名,是一条半山的环形路。路旁是一处处居高临下的德式庭院,以花岗岩为基,院门都不宽,走进去后,迎面往往是十几级石阶,拾阶而上才可进入院内。


这种居高临下的庭院,在旧时青岛实属常见。当年德国人喜欢利用地势,沿山建设,庭院间彼此错落,极具美感的同时又巧妙地拓宽了房子的视野。


图片来源:吴泓工作室


“碧海临窗瞰左右,青山傍户路三叉。这是萧军回忆青岛的旧居时,在1979年写下的诗句。诗中描写的位置,在观象一路1号,一座花岗岩石块砌成的二层红瓦小楼,筑在山坡上,现在是市级文保单位,走过那里,会看到标识着“萧红萧军舒群故居的字样。


如今的观象一路1号,只是一栋普通民居住宅楼,窄窄的门口,铁栅栏门紧锁,透过缝隙往左看,是一段长长的台阶。这处住宅蜷缩在林立的楼群里,不能临窗远眺,也听不到风卷涛声,当然也没有了萧红的倩影和萧军的情怀,留下的只是一段当时的静好岁月。


图片来源:@小猫猫1973


1934年的夏天,青岛如同以往,用宜人的气候,款待着每一位远方的客人。


当时舒群把好朋友——萧红萧军拉来青岛,就把他们安顿在自己的隔壁。当时的这里,按现在来说就是海边别墅,这样的环境对流离颠沛的萧红来说,实在是欣喜得不得了,更何况还守在爱人萧军身边,一时她竟在这里迎来了自己人生的 “黄金时代”。


图片来源:@小猫猫1973


萧军在自己的回忆录《人与人间》的中写到:“到了青岛不久,我们就在观象一路1号一所石块垒成的二层小楼的下部租了两间房子,一间由舒群夫妇居住,一间由我们居住。


之后,萧军被朋友介绍到《青岛晨报》文艺副刊当编辑,工作之余便创作长篇小说;萧红则一面创作,一面在家操持家务。这一工作仅仅起到了维持二萧生计的作用,并确实地没有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而观象山一路1号和当时距离这一地址不远的荒岛书店,才是萧军和萧红生命中的两个重要地点:前者不仅为他们的爱情提供了遮风避雨的场所,在这里还出炉了他们文学命运的里程碑之作;而后者则拉开了他们与恩师鲁迅的相遇之旅。 


二萧来青岛,完全是时代洪流裹挟个体命运所碰撞出的一个选择,只是当时谁也没料想到这个偶然性的选择会为中国现代文学史结出两枚实力作家的 “果实”,并为青岛的民国文学史增添一笔可谈及的骄傲。


之后萧红的著名代表作《生死场》出版时,清晰地注明了,“1934年9月9日写于青岛。”白纸黑字证明,1934年萧红是在青岛的山海间写出她的奠基作的。


图片来源:@小猫猫1973


关于房子的描述都是来源于萧军的《青岛怀踪录》:它位于观象山的北脚下一带突出的山梁上,从这里左右两面全可以看到海的:一边是青岛有名的大港;一边则是湛山湾和炮台山、海滨浴场,它正当江苏路和浙江路分界线的地方。萧军在给文史专家鲁海的回信中,称故居“碧海临窗瞰左右,青山傍户路三岔”。现在站在院内远眺,因为高楼林立,已经不能看到碧海,青山傍户的路口由三岔发展为了七岔。


《生死场》



见证萧红萧军的岛城美好时光



那是一个风流人物莫问年纪与出身的时代,理想主义是无数年轻人的支柱,萧军曾回忆,自己在那段时间里“每至夜阑人静,时相研讨,间有所争,亦时有所励也”,然后便奋笔疾书。他的代表作《八月的乡村》便在此时诞生,而萧红也在此间写成《生死场》,这是现代文学史上不可不提的两部作品。


人们常说青岛时期是萧红和萧军的“精神蜜月期”,他们的物质生活虽然贫寒,但精神上却是丰富多彩,创造力也最旺盛,就像两只快乐的小鸟,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


萧红在报馆的工作不忙,家里事情也不多,主要工作就是《生死场》的创作。萧红时时刻刻都思念着东北故乡,只有在写作中,她才能回到家乡的麦场,回到白山黑水的沟沟坎坎,闻到那些熟悉的味道,听到那些亲切的话语。萧红完全进入了自己笔下的那个世界,不停地想,不停地写,即使生病了也不休息。


1934年9月9日,《生死场》完稿,萧军的长篇《八月的乡村》也写完了。小说写得好不好,怎样出版,萧红和萧军心中没数。在荒岛书店里,萧军向友人孙乐文抱怨此事,孙乐文建议他直接给鲁迅写信,于是,萧军把自己和萧红的稿子一起寄给了鲁迅。鲁迅提携了他们,不但为《八月的乡村》和《生死场》作序,还建议二人改笔名,于是便有了含“小小红军”之意的二萧,他们的生活也就此改观。


直到晚年,萧军对此还记忆犹新:“50年前我在青岛时,还是一个刚踏上文坛不久的热心青年,我在信中大概提出了两个问题,一是作为一个决心投身新文化运动的青年,当时应干些什么;一是想请鲁迅先生看看我和萧红的《八月的乡村》和《生死场》。”


鲁迅先生的来信,对萧红和萧军鼓励很大,他们把信读了一遍又一遍,仿佛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希望。随后,二萧把《生死场》手抄稿和他们原来出版的《跋涉》一并挂号寄给了鲁迅,还细心地附上了一张二人的合影照片。


1942年初,萧红在香港去世,临终时,她把《生死场》的版权留给了萧军,因为这部书是他们在青岛那段美好时光的见证,留恋那段仅有的甜蜜时光。


这一处处老房子虽是因曾经居住的大家而出名

但也给了我们一处拜访他们、探寻他们的场所

名人故居,存着永恒的记忆


Archiver|手机版|东北讲武堂历史研究中心 ( 辽ICP备2021009674号 )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2-6-28 07:26 , Processed in 0.029742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