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 军事教育 查看内容

军事教育

您现在的位置:  >> 讲武堂史 >> 军事教育

云南陆军讲武学校速成班揭秘

2022-5-15 18: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0| 评论: 0

          1924年7月,与刘湘等部作战失利后的建国川军总司令官熊克武率领残部经川南借道贵州转进至湖南常德整编,希望背靠滇黔,再作打算。为培养和补充下级干部计,同时考虑到裁撤下来的行伍赋闲军官能经过“再教育”后能择优任用,熊克武在常德成立了建国川军干部学校,由龙光任监督,共招训学员400余名。可是,随营学校性质的教育显然不能满足部队扩充的需求,熊克武遂以川滇黔军副总司令官身份致函唐继尧,希望“择其优良者”保送云南陆军讲武学校受训。

      民初数年,熊克武部曾是云贵集团图谋四川的重要阻碍,是唐继尧眼中需要“奋起武力剪除”的“跳梁小丑”,但是随着川中混战的加剧,曾经的敌人也由于地缘利益的小环境而再次尿进了一个壶里。川军部队保送学员进入云南武校受训渐有先例,1919年4月,武校招考第十四期学生时,就接纳时任四川靖国军总司令但懋辛保送的四川籍学生50名入校。1920年10月,第十三期学生毕业前夕,校方将但懋辛保送的学生单独编为“四川留滇队”,与十三期学生一起毕业(其中就有抗战时期担任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的萧毅肃)。以往不少著作把“四川留滇队”与速成班混为一谈,认为是在“第十三至十五期开办期间,有石青阳申送下级干部400余人,添办速成班两班,修学期限三个月至半年不等”,还有人持速成班“附在第17期”的说法。

     而随着速成班同学录的出现,速成班办学情况的神秘面纱终于得以揭开。1924年9月,讲武学校第十七期学生毕业后,经唐继尧批准,建国川军干部学校所保送的203名学员进入讲武学校学习,编为速成队,共计2区队,速成队队长由军事学教官徐亚杰上校担任(河北蠡县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步兵科毕业)。徐任职于讲武学校经年,曾担任第16期地形教官,第17期第1队队长等职。根据唐继尧的训令和川军所部的实际需要,决定采取不分兵科的速成教育模式,将普通军事学,涵盖军制、战术、地形和经理等多个科目进一步压缩在六个月内教授完毕(武校速成教学惯例需9个月),这批学生中有203人于1925年3月顺利毕业,剩余30人因“术科不达标”继续随同第18期学习直到该期于1925年6月毕业。

     讲武学校速成班学员毕业后均略过在滇军部队的见习,直接回到熊克武部服务并随部移师广东准备参加北伐。但是当年10月,熊克武、但懋辛等人被扣,建国川军所部被广州政府缴械后瓦解,这批学员不得不另谋出路,多数返回四川后投效于昔日“仇敌”杨森、刘湘部,部分获准作为现职军人考入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回炉”,至此服务于中央军嫡系。速成班一共有6位学员跻身高级军官之列(官至上校职以上),其中5人成为将军(1人系随同张昌德投敌后成为汪伪政权的将军)。至抗战胜利,还在部队服务的高级军官仅余4人,值得一体的是,这其中只有1人在军官资绩簿中填写了“云南讲武堂速成班”学历,其余均直接从黄埔军校填起,不知是自觉曾在熊克武部的经历不够光彩,还是奉黄埔为正统的大环境下只好随波逐流呢?

   

图片解说:

   图1(同学录封面与扉页、徐亚杰照片):同学录保存非常完好,原主人在封面仍在的基础上包裹了绒面。扉页是速成队队长兼军事学教官徐亚杰作序,内文中包含关于速成班学生来源和学制的重要信息。徐亚杰离开云南后降阶以中校教官身份服务于黄埔,最终官至中央军校上校战术教官。

 

    图2(同学录内页):可以看到学生均佩戴云南武校学生惯用的武字领章,不过右领章以“速1”与18期其他学生作区分。

 

    图3 素有“东大陆主人”之志的唐继尧,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华队第六期炮兵科毕业。他一改以往在同学录中以“省长”或“靖国军总司令”名号出现的惯例,而用“联帅”之名。可惜天意从来高难问,仅仅两年后四镇守使就发动“兵谏”,割据事业失败的唐蓂帅在饱受刺激后郁逝。

 

    图4 校长刘国栋,安徽怀宁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华队第六期步兵科毕业。“二次革命”时一度代理过安徽都督,投效滇军后担任云南讲武学校兼高等军事学校教育长、校长,云南陆军训练监部副监兼步兵监等职。唐继尧下野后离开云南,1934年4月在原滇军同僚杨杰的安排下担任陆军大学上校编译官,抗战胜利以陆军步兵上校官位退役后不知所踪。

 

    图5 教育长刘对扬,河南孟县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华队第六期工兵科毕业。与二弟刘耀扬同服务于云南讲武学校,只是声望截然不同:大哥被12期骑兵科学员李范奭评价为“草包”,而弟弟则被赞誉为“战术能力最强的年轻教官”。这才明白,难怪刘对扬越混越糟糕,日后竟需要担任刘峙参谋长的弟弟来为他安排警察局局长这样的差事以谋生,1930年后不知所终。

 

    图6 学生监胡昭功,安徽绩溪人,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第一期步兵科毕业。学生监是讲武学校于1922年3月改革制度时增设的新职务,与清末讲武堂旧制的提调职能相似,其弟胡昭及保定军校毕业后亦作为少校军制学教官服务于云南武校。18期第1队学生龙绳武(龙云长子)曾回忆胡学生监有个绰号叫“胡糟糕”,还说这个“老头子力大无穷”。胡最终在讲武学校少将高级副官兼将校队高级副官职务上离开云南,蹉跎后半生曾从警,亦曾充任“反动县长”,1948年后不知所踪。

     图7 上校军事学教官帅崇兴,云南昆明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华队第十二期工兵科毕业。帅从日本陆士毕业归国起即担任讲武学校工兵科上校科长,除短期去黄埔军校担任过学生队队长外,军旅生涯均在讲武学校乃至延续下去的中央军校第五分校任教渡过,最终在少将高级教官岗位上随着分校裁撤退役,和美国电影“西点军魂”中那位干了50年体育教官的马提尼上士有的一拼。

    

Archiver|手机版|东北讲武堂历史研究中心 ( 辽ICP备2021009674号 )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2-6-28 09:03 , Processed in 0.033956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