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 军事教育 查看内容

军事教育

您现在的位置:  >> 讲武堂史 >> 军事教育

中央军校军士教导总队第三期生活录

2022-5-15 18: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51| 评论: 0




此录装帧为烫金棕色书衣,精装32开本,铜版纸240页,1937年5月由洛阳大同印刷所出版。品相九成,内容完整,文字类有总理遗嘱、黄埔校歌、校训、序文、党国要人题词、编后留言、生活录筹备委员会名录。图片类有总理遗像、校长于五秩寿辰时与夫人之合影。另有校景、日常生活、阅兵式、制式教练、野外勤务、防空演习、兵器技术、文体活动之影,分校官长肖像135帧,学兵戎装毕业照482帧,均为洛阳光明摄影社所摄。




生活录筹备委员会在编后留言:“1936年孟秋,随中央军校军士教导总队第三期开学,生活录筹备委员会即开始工作,为使生活录如期完成,同学每人出款2.7元,总计1298.7元,制册费时五十天,生活录完成之日,正是我亲爱同学分袂之时。”在本录前扉页上有方隶圆篆各一同名红色钤印,经印证是本期四队学兵冯廷珩(即持录者),时年25岁,陕西华阴县人,前服务于豫皖绥靖公署宪兵连。



  中央军校军士教导总队第三期简述
一、成立之缘由
九一八事变以前,东北军的各级军事教育机关,相当齐全。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撤至关内,随之所有军事教育机关全部停办。东北军经过长城抗战后,部队的初级军官,由于提升和伤亡等因素,颇感缺乏,补充无人。
1934年春,张学良将军由欧洲回国后,感到东北军中的初级干部和军士受过正式军事教育的很少,自然影响到军队的质量,因此,向蒋介石提出要成立东北军军事教育机关,训练初级干部和军士,张学良这种自成军事教育系统的要求,遭到蒋介石的拒绝。但蒋却趁此机会要抓东北军初级干部和军士的教育,于是在中央军校洛阳分校内成立军士教导总队,专门调训东北军的军士和少数排长,毕业后可提升为排、连长,以便从东北军中分化出来,使其倾向中央,因为在洛阳分校受训人员毕业后,就变成了蒋校长的学生,学籍属黄埔系。蒋介石对张学良说:“所有军士教导总队的干部,全由东北军中选调,并由东北军中选派一名将级军官任洛阳分校副主任。”蒋介石的这个办法,表面是对东北军的信任,实质是借机从东北军的干部中拉出一部分纳入中央系统。日后之事证实如此,因为西安事变后,军士教导总队虽被取消,但所有由东北军中调到洛阳分校的干部,几乎没有一个人回到东北军工作的。

从东北军中选调到洛阳分校的将校尉干部有60余名,都是由正式军事学校毕业的,其中由东北讲武堂各期毕业的较多,且大部是在东北讲武堂各期任教的。当蒋介石决定军士教导总队所有干部均由东北军中选调的同时,还对张学良说,所有调到军士教导总队任职的干部,要先到南京中央军校军官教育队(是军校训练储备军校自己用的干部一个常设机构,由教育长张治中兼任队长)报到受训3个月,名义是学习德国的军事教育方法(因为东北军过去是学习日本的),实际是先给东北军干部洗洗脑子。
西安事变的当夜,张学良密电刘海波(洛阳分校少将副主任)会同驻在洛阳的东北军炮兵第六旅旅长黄永安,用军士教导总队第一大队(深造班)和炮六旅的兵力,先解除洛阳分校练习大队和军官训练班及军士教导总队第二大队的武装,然后再解除洛阳航空学校的武装,并截断洛阳与其以东的铁路交通。但刘海波接到张学良的密电后并未执行,却和黄永安把张学良拍给他的电报送给祝绍周(洛阳分校主任,中央嫡系),并且声明不按照张学良的命令办,一切听从祝绍周的指挥。当赵云飞(军士教导总队第一大队长)知道张学良来的电报内容后,立即跑到祝绍周处,并将手枪放在祝绍周的办公桌上表示说:“我绝对听从主任(即祝绍周)的指挥,我如不听从主任指挥,请用此手枪打死我。”由此可以看到张学良所培养、重用的干部背叛他的行为。

  二、训练之内容
中央军校洛阳分校是1933年秋成立的,当时训练的对象是调训部队在职的连、排长,名曰“军官训练班”。 每年办一期,每期训练10个月。军士教导总队虽名曰军士教导总队,但训练的目的是在毕业后,用以补充东北军中的初级干部(排、连长),因此,训练的内容几乎与军官训练班相同,亦即学科有战术、兵器、地形、筑城、交通等教程和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阵中勤务令等;术科有连以下的制式教练、战斗教练、阵中勤务演习、夜间教育、射击训练等。训练的时间也是10个月为一期。学科和术科各占全部时间的二分之一。政治课程占学科教育时间的三分之一,其内容有国父遗教、领袖言行、国民党党史和时势讲话等。此外还有一项首要之事,就是学兵入校后必须填写入党(国民党)申请表。学兵的入党申请表由训育员送到分校的特别党部,批准后举行集体入党仪式,并放假一天。学兵入党后每一二个月开一次区分部(每个队为一个区分部)会,每次为与会者备有花生、瓜子、糖果,并由训育员主持。



  三、三期学兵干部情况
军士教导总队每年办一期,每期训练10个月,第一期学兵是1934年10月入校,于1935年8月毕业(960余名),毕业后各回原部队。第二期学兵是1935年10月入校的,在1936年8月毕业(960余名)后,张学良命令一部分回原部队,另一部分仍留在洛阳分校参加第三期继续训练,并且命令集中为1个大队,以赵云飞任大队长,编成4个队,第一、二、三队为步兵队,第四队重机枪队,改称为“军士教导总队深造班”,受训者多数选自东北军五十七军、五十一军、六十七军各师部队,少数来自南京本校和洛阳分校练习队、洛阳警备司令部、豫皖绥靖公署宪兵营、军官训练班。本班于1937年5月毕业,且制成“中央军校军士教导总队第三期生活录”(即深造班)为永聚。
军士教导总队第三期设有两个大队,每大队下设4队。1至4队为第一大队即“军士教导总队深造班”(480人)。5至8队为第二大队即学兵队(300余名)。各队区队长、区队附都是由中央军校九、十期毕业生担任。西安事变后,军士教导总队撤销,学兵各回原部队。

Archiver|手机版|东北讲武堂历史研究中心 ( 辽ICP备2021009674号 )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2-11-29 06:47 , Processed in 0.027204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