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 抗战记忆 查看内容

抗战记忆

您现在的位置:  >> 文史资料 >> 抗战记忆

这炮我用过,我是二炮手

2022-5-10 15:53| 发布者: 明月江客| 查看: 78| 评论: 0

这炮我用过,我是二炮手!当我在笔记本电脑上将一门德式150榴弹炮的照片打开给喻芳铭看时,这位前陆军炮兵十四团的德式150榴弹炮的老兵激动得大叫起来。

 


                                   喻芳铭老兵

老兵姓名:喻芳铭

      龄:89

参军时间:1943

      址:江西萍乡

      号:第一集团军兵站分监部第一运输中队 \ 炮兵十四团

参加战役:赣江追击战

 

14岁参军,进入第一集团军兵站分监部运输中队,我们每个人领到了一根扁担和两根绳子,负责送粮食和军火。每个人挑两袋,重量不超过25公斤。从萍乡运到宜春花一天时间,又从宜春运到上高花一天时间,就这样来来往往。后来因为我年龄实在是太小,就给连长做勤务兵。

 

到了1945年,部队打了败仗,战斗人员不够了,就把我们运输队编在了作战部队。我被编到了机炮连,什么部队番号我不知道。比连长更大的官我没见过,也不认识。捷克式,马克沁,迫击炮,我都用过。

 

我们在高安打了一仗,操作一挺重机枪向日军射击,机枪射手跟我一样,也是从运输部队转过来的,是个新手,他一边射击一边哭。旁边的班长看得火冒三丈,对了,班长云南人,他妈的,你哭什么哭?一脚就把机枪射手踹开,自己亲自上去操作机枪射击。不到5分钟,一颗子弹射过来,正中班长的脑门上,班长被打死了。我马上扑上去补位,继续射击。我不补位不行啊,机枪火力一停下,日本鬼子很快就会冲上来的,日本鬼子一冲上来,我们都得死!

 

这一仗打了没多久,日本鬼子就投降了,我们就到了南昌接收日本鬼子的武器。在南昌,一个日本鬼子看到我们后不敬礼,我上去就是一巴掌扇过去,日本鬼子马上就老实了。

 

后来,我们部队到了九江,安庆,还到了其它地方,我不想在部队混了,就离开部队回到了家乡萍乡。在萍乡呆了一段时间后,我跑到长沙去找工作,结果工作没找到,被炮兵十四团的团长看上了,就此加入了炮兵十四团。

 

我们从长沙到武汉,然后在武汉坐轮船到南京,再坐火车到无锡,最后到达江阴。(抗战胜利后,炮兵14团被撤编,由于大炮和人员被分流到长江各要塞,主要是江阴要塞,江宁要塞,吴淞要塞)

     

我们用的炮是德国炮,15公分的(口径)。一个炮兵班16个人,分为一炮手、二炮手、三炮手、四炮手,其余的为弹药手,我是二炮手,负责拉发线,观测人员没有在炮兵班里面,他们是另外的编制。(炮兵十四团装备的德式30150毫米榴弹炮是抗战名炮,抗战爆发后国府紧急从德国进口,从德军现役部队抽调出来的,该团在抗战时期,转战各地,为抗战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德式150榴弹炮,图片来自网络

 

大炮的射击分两种,间接射击和直接射击。间接射击时,我们是看不到目标的,我们听从前方观测人员指挥:“第三门炮——向左五——3600——四号药包——1如果中了,连发五发,炮弹打出去,我们是不晓得打到哪里的,只有观测人员能看到。大炮上有个热度表(温度计),由二炮手,就是我来观测温度,超过一定的温度,我要向指挥部报告,要求停止射击。直接射击要简单一些,我们能看得见目标的。

 

你看,这照片上的炮有四个轮子,后面两个小轮子,在江阴要塞炮台的时候,被拆掉了,炮被固定在炮台上面了。我后来参加起义,进入了解放军海军部队。1952年退役回到萍乡。

 

审核背后的故事

喻芳铭老兵身份的确认,历经波折,最初是由丝毫不懂军史的萍乡志愿者安源明姐走访,她很有爱心,但兵站分监部这样的生僻番号,对她来说犹如天书。老兵资料报到我这里审核时,根本就无法通过。怎么办?我想到家住萍乡的军史界的同好李建华老师,我请他出面走访,李建华老师上门走访后,老兵的口述清清楚楚的报上来,我立刻写下审核通过的意见。这次去南昌参加江西团队的年会,我对老兵的口述再次做了记录。

感谢安源明姐!感谢李建华老师!


Archiver|手机版|东北讲武堂历史研究中心 ( 辽ICP备2021009674号 )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2-5-18 07:29 , Processed in 0.026275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