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 重要战役 查看内容

重要战役

您现在的位置:  >> 抗日战史 >> 重要战役

远征缅甸——范合轩老兵抗战经历(下)

2022-5-10 15:50| 发布者: 明月江客| 查看: 71| 评论: 0


远征缅甸的经历,对范合轩来说,是一段非常不愿意提及的经历。“这是一场败仗,还败得很惨。”


1942年初,中国组建入缅远征军,下辖第5军、第6军、第66军。


在1942年春节的鞭炮声中,范合轩所在的第6军兵出国门,进入缅甸。当时缅甸战场的形势是分为东、中、西三线,第6军负责东线,第5军在中线,西线由英军负责。

1942年中国远征军开赴缅甸作战


中国军队入缅第一仗首先在同古打响,第5军200师在戴安澜将军的率领下,血战同古12天,给日军以重创,日军认识到中路的第5军极难对付,进攻的矛头转向到东线的的第6军。


第6军沿着缅泰边境布防,摆成一字长蛇阵。当时的第6军各师中,93师战斗力最强,其次是49师,暂编55师最差。由于防线太长,兵力不足,这个一字长蛇阵,完全就是一个被动挨打的布置。


范合轩所在的辎重兵团跟着军部,跟着军长甘丽初。“我们完全被日军打败了,打乱了编制。”也就是在缅甸,范合轩遭遇了他从军以来第二次拼刺刀。


一个矮壮的鬼子面目狰狞的向范合轩扑来,三八式步枪上的刺刀闪着寒光,范合轩挥舞着手里的中正式步枪迎了上去。几个回合下来,身高体壮的范合轩占尽了优势,抓住一个机会,一个有力的突刺,结果了这个鬼子的性命。


“挡不住日军了,我们只有撤退。”1942年4月29日,日军突袭66军,占领了腊戌,整个远征军的后路被切断,4月30日,远征军长官部下令全线撤退。然而更为雪上加霜的是66军新编38师师长孙立人将军竟然违抗军令,拒绝坚守卡萨,拒绝为撤退大军断后。孙立人的抗命行为置撤退中的第5军军部、新编22师、96师于绝境之中,不得不一头扎进缅北原始森林中,寻找回国的路。其中第5军军部,新编22师穿越野人山到达印度,96师经过一番曲折的道路,撤退归国。几万士兵葬身在缅北那可怕的原始森林中。


1942年5月26日,从另外一条线路撤退归国的200师师长戴安澜将军在缅甸毛邦殉国。

  在缅甸殉国的200师师长戴安澜将军


范合轩所在的第6军位于东线,离国境线相对较近,撤退较为顺利,尽管这样,第6军的损失也是巨大的。


“丛林里的蚂蟥,成群的蚊子太厉害了,生病掉队以后,基本上就没有活下来的希望。”6月初,遭受了巨大损失的第6军各部陆续回国,驻扎在车里,佛海,打洛一带。


“战前,杜聿明将军曾经来到我们第6军给我们训话,他说我们曾经在广西昆仑关把日军打得落花流水,这次去缅甸作战,一定会再次把日军打得落花流水。”范合轩有点不好意思笑着说:“结果呢,是我们在缅甸被日军打得落花流水!”被打得落花流水的第6军开始了战后整编,49师它调,连吃败仗的暂编55师被撤编,预备第2师调入第6军,范合轩就此从第6军辎重兵团转入预备2师输送营。


“预备2师在腾冲打游击,我们一帮补充兵翻山越岭来到腾北,在这里正式加入了预备2师,师长是顾葆裕,副师长洪行。洪行副师长是个好人,听说他后来出车祸死了。”预备2师副师长洪行后来调任新编39师师长,1944年12月17日在龙陵坠星桥翻车身亡。

预备2师师长顾葆裕


范合轩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翻越高黎贡山了。 “高黎贡山上经常下大雪,我们有时候只能是在雪地里铺上一层毡子,往下滑。”由于预备2师孤悬敌后游击作战,部分给养要从怒江以东的保山,渡过怒江,翻越高黎贡山,运送到腾北,范合轩多次翻越高黎贡山运送物资。腾北游击战在范合轩的记忆里已经变得模糊了,只记得那一段时间里,部队不停的跟日军交战。“都是些比较小的战斗,我们不停的转移。”


1943年5月,36师接替预备2师继续在腾北游击作战,预备2师回到保山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整训。“我们驻扎在保山诸葛营,美国人也过来指导我们的训练。我在这里当上了中士班长,还配备了一支美式冲锋枪”


远征军接受美军训练


美国人的到来,加上高强度的训练,预备二师的官兵们,都知道大反攻就要来了。


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开始了开始了全线反攻,20集团军下辖的53军、54军强渡怒江,仰攻高黎贡山,夺取了高黎贡山各隘口,推进到腾北。第6军预备2师配属给54军,归54军指挥。范合轩又来到了腾北,来到了这个他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


  远征军开赴怒江前线


20集团军各部,一路过关斩将,攻克日军驻守的各据点,推进到腾冲城下。
战场上处处是危险,腾冲附近到处是茂密的森林和草丛,指不定日军突然就从哪个地方钻了出来。


一个下午,范合轩带着本班弟兄们运输弹药到前线,然后带着弟兄们往回赶路。山路起伏曲折加上茂密的植被挡住了视线,他们与一小股日军遭遇。由于执行的是运输任务,他们只带了两只冲锋枪。范合轩当机立断,率先开火,美式汤姆逊冲锋猛烈的火力,在近战中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压制住日军后,范合轩下令全班火速撤离,他与另外一名持冲锋枪的士兵为全班交替掩护,迅速脱离战场。


“撤退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位受伤的我军士兵,他的伤很重,显然已经没有救活的希望了。我并不认识他,而他用微弱的声音一直叫喊着,要我给他补上一枪,我怎么下得了手呢?他眼看就活不成了,带上他,必然会拖累全班,我们都得完蛋。担任掩护的我班士兵一直在催促着我们赶紧离开,日军就要追上来了,最后我也没有补他一枪,带着全班撤离了。战争就是这样的残酷!

  硝烟弥漫中的腾冲城


1944年7月27日,预备2师攻克腾冲城外制高点来凤山,20集团军各部经过苦战,夺取了腾冲城外围的日军各据点,兵临腾冲城下。8月1日,攻城开始。

 远征军在炮火中进攻腾冲城墙


“我们预备2师有位团长,攻打腾冲的时候,他打电话找顾葆裕师长说他手上没有人了,要增援兵力。顾师长当时也没有什么兵,就带着怒气反问,你不是人吗?这位团长听到这话,挂断电话,抓起枪就冲进了战场,不幸的是,很快他就牺牲了。”


战史忠实的记录下了这位团长的姓名,李颐。

  预备2师5团团长李颐


李颐(1911年—1944年),湖南醴陵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预备2师5团团长,1944年9月13日在腾冲攻城战中,亲率所部奋勇冲杀,不幸中弹,壮烈殉国。1944年11月29日,国民政府追赠陆军少将。


李颐团长牺牲在腾冲光复的前夜。9月14日,在倾盆大雨中20集团军各部发起最后的总攻,经过激战,日军最后的工事被攻克。腾冲,这个沦陷了两年之久的极边第一城被中国远征军收复。


胜利的欢呼声响彻全城,范合轩也在欢呼的人群中。

远征军在腾冲


腾冲之战后,范合轩因功升为上士排副。光复腾冲和升职的喜悦还没好好的享受几天,跟随预备2师再战龙陵,收复畹町。


1945年,第6军番号被撤销后,预备2师改隶属于第2军,1945年8月15日,范合轩在保山迎来了抗战胜利的伟大时刻!


胜利来之不易,多少战友倒在了战场,没能看到这一天!


抗战胜利后,范合轩升任准尉代排长。1946年,作为编余军官,他进入了设在昆明的十六军官总队。就是在昆明,他收获了爱情,认识了后来与他相伴终生


范合轩与妻子在昆明新婚合影


1947年的7月的一天,在落日的余晖中,范合轩退役携妻回到了故乡湖北松滋,从此,务农一生!

  

退役证


老兵坐在家门口,眺望着远方。赣北的烽火,昆仑关的冷月,缅甸的丛林,怒江的波涛,高黎贡山上的风雪,腾冲城的炮火,七十多年前的往事一幕一幕闪过,这是他的抗战记忆,更是我们民族苦难坚韧的一曲壮歌!



Archiver|手机版|东北讲武堂历史研究中心 ( 辽ICP备2021009674号 )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2-5-18 09:12 , Processed in 0.029614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