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 抗战人物 查看内容

抗战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  >> 抗日战史 >> 抗战人物

传奇抗战老兵黄埔照片出现,英俊帅气堪称男神

2022-5-10 15:41| 发布者: 明月江客| 查看: 468| 评论: 0

2018年3月10日,湖南长沙医院,抗战老兵黄福荫104岁生日。

长沙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老孟拿着一份神秘的生日礼物来到黄福荫老兵的病床前,当看到这份神秘的礼物时,围观的志愿者、医生,护士,无不惊叹:好帅气!

这一张来之不易的照片,是黄福荫老兵的黄埔毕业照片,穿越八十四年的时光,照片上英俊帅气的青年,在今天看来依然是男神级别。

2017年12月,我与长沙志愿者老孟聊天,聊到了居住在长沙的黄埔13期老兵韩德明。因为韩德明老兵的黄埔毕业照片是由我找到的,我随口问了一句,湖南省健在抗战老兵中,韩德明老兵的黄埔13期应该是最早的了吧?老孟说,还有更早的,黄埔八期的黄福荫老兵还健在呢!

我一听,居然还有黄埔八期学员在世,大感振奋,并且打听到黄老并没有保留当年的黄埔毕业照片,决意帮助黄老找到黄埔照片。然而遍查黄埔八期名单,并没有见到他的名字。我感到了十分困惑,不是黄埔八期,那会是哪所军校哪一期毕业的呢?

我想到了老办法,查询《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查询的时候,我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毕竟当年有大量的军官并没有在任官簿中留下记录。然而,奇迹终于出现了:在少尉分册中查到了黄福荫的名字,并且籍贯也对得上!

我曾经在关爱抗战老兵网核实过近两千位抗战老兵的资料,也曾经在任官簿上查了上千位抗战军官的资料了,第一次遇上任官簿上记录的人员至今仍然健在!任官簿上黄福荫老兵的记录如下图:

《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上黄福荫老兵的记录


从上面的截图可以看出,黄福荫老兵的学资一栏,填写为中央军校军训班,即黄埔军训班。

中央军校军训班的全称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官训练班,1932年在南京开办第一期。从1933年第二期开始在河南洛阳办学,校址在洛阳西工,该班俗称洛阳军训班,抗战爆发时,前后共开办了五期。从任官簿编制的时间是1936年12月这个时间点来看,黄福荫老兵,只能是前四期毕业,但是,他究竟是这四期中的哪一期呢?

黄福荫老兵已经是104岁高龄,由于身体很状况的原因,已经不能进行沟通交流了,所以无法向他本人求证。志愿者老孟经过仔细回忆,记得黄福荫老兵几年前曾经说过在什么第二期受训过。

看来军训班第二期的可能性最大,经过一番周折,笔者入手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官训练班第二期同学录》,经过一个晚上的翻阅,在两千多张照片中,终于找到了黄福荫老兵的照片,笔者惊叹于照片上黄福荫老兵的英俊帅气,找到照片的那一刻笔者是何等的欣喜若狂!

笔者经过查找史料并结合当初黄老自己留下的文字材料,对抗战老兵黄福荫的从军经历整理如下:

黄福荫,字世豪,生于1915年,湖南湘乡人,1930年在同乡黄子咸的介绍下,虚报年龄从军入伍,加入湘军24师。1933年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官训练班第二期学习,1934年毕业,在24师任排长、连长。1935年8月15日叙任陆军步兵少尉。

国民政府公报中关于黄福荫叙任陆军步兵少尉的记录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黄福荫调入14师40旅79团,任副营长兼连长,随军开赴上海,参加淞沪会战。一寸河山一寸血的淞沪会战,尤以罗店争夺战最为惨烈,被称为罗店血肉磨坊。黄福荫所在的14师就在这个血肉磨坊里与日军展开激战。惨烈的拉锯战持续了很久,伤亡巨大,营长也阵亡了。营长阵亡后,黄福荫任代理营长,率全营继续战斗。

淞沪会战后,黄福荫随军开赴武汉修整,转任54军18师营长。武汉会战中,黄福荫率部参加富池口要塞保卫战,转战阳新、大冶、通城各地,苦战三月。
武汉会战后,转回54军14师。1939年冬,随部参加第一次粤北会战,1940年开赴广西,参加宾阳作战。

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发起滇西反攻战役,此时的黄福荫已是54军198师593团中校副团长。

高黎贡山上俯瞰怒江


高黎贡山战役期间,593团1营协助592团血战灰坡,593团主力则奉命强行翻越高黎贡山,直插敌后,夺取桥头、马面关。由于高黎贡山战事正酣,日军没有料到远征军会有部队强行翻越高黎贡山,戒备松懈,5月16日桥头、马面关被593团顺利夺取。不甘心失败的日军组织增援兵力,多次向桥头、马面关发动进攻,妄图夺回失去的阵地。5月27日,日军偷袭593团团部,黄福荫副团长亲率第6连前去增援,与廖定藩团长率领的9连和团部特务排前后夹击日军,经过苦战,击退了日军。中日双方都不停的增援,桥头、马面关激烈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到6月,日军最终被逐出桥头、马面关一线。

1944年7月底,远征军二十集团军各部扫除腾冲外围据点后,兵临腾冲城下。惨烈的腾冲攻城战前后持续了四十多天,战斗中,黄福荫作为副团长,曾亲自指挥两具巴祖卡火箭筒,摧毁了日军的防御工事。远征军二十集团军以巨大的伤亡代价攻克了腾冲城。

巴祖卡火箭筒在腾冲战役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45年6月29日,黄福荫晋任陆军步兵少校。

1947年,黄福荫任新编第三军上校副参谋长、代理参谋长。新编第三军在辽沈战役覆没后黄福荫离开东北,1949年起义,参加了解放军,被选派至解放军南京军事学院任教。

在本文的写作期间,笔者与石智文兄聊天时,我们讨论国军在大陆时期的上校职军官还有几位健在时,他提到薛岳将军的五弟薛季良先生至今仍健在,笔者立即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官训练班第二期同学录》中找到了薛季良的照片,这位薛岳将军的五弟原来与黄福荫老兵是同期同学。这一期,可以确认还有两位健在,堪称奇迹了!

衷心祝愿黄福荫老兵健康长寿!



笔者为50多位健在黄埔老兵找到了黄埔照片,为无数的抗战军官后人找到过先辈的各种资料,笔者微信号是:625529003

Archiver|手机版|东北讲武堂历史研究中心 ( 辽ICP备2021009674号 )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2-11-29 06:47 , Processed in 0.028387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