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讲武堂历史文化网 抗战记忆 查看内容

抗战记忆

您现在的位置:  >> 文史资料 >> 抗战记忆

河岳英灵:清明节,他想去国殇墓园拜祭殉国的将军父亲 ...

2022-5-10 14:21| 发布者: 明月江客| 查看: 24| 评论: 0

云南腾冲,苍松翠柏掩映着的国殇墓园,庄严肃穆。


国殇墓园,是李人伟魂系梦牵的地方,对他来说,这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熟悉,是因为他知道他在抗战中殉国的父亲长眠在这里;陌生,是因为他从未来过国殇墓园。


他的父亲是李颐,中国远征军第六军预备二师第五团团长,1944年9月,中国远征军反攻腾冲战役时,牺牲在腾冲,是腾冲战役中,远征军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军官之一。


湖南醴陵与云南腾冲远隔千山万水,种种原因,他们一直没有去腾冲祭拜过父亲。他们也没有一张父亲的照片,不知道为国捐躯的父亲是啥模样,渴望找到父亲的照片,一解思念之情!

国殇墓园


2018年底,笔者接到一个求助信息:


我叫杨云志,我是湖南省株洲醴陵市烈士陵园管理处工作人员,抗日战争中在云南腾冲牺牲的中国远征军预备二师五团团长李颐将军是醴陵人,早已被批准为革命烈士,能否找到他到的照片,充实我们陵园的展馆,让后人记住烈士的英雄事迹。


对于李颐团长,笔者当然不陌生,中国远征军反攻腾冲时,他和54军198师594团团长覃子斌并列为腾冲战役远征军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军官,牺牲后都被追晋为陆军少将,并且李颐将军的照片,笔者也早已收藏。


笔者立即与杨云志先生取得了联系,向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联系上李颐将军后人,将照片送给他们。


杨云志告诉笔者,他曾经去过李颐将军老家所在的村,认识该村的村干部,找到烈士的后人应该问题不大。


很快,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杨云志找到了李颐将军的儿子,李人伟,将照片赠送给他。


李人伟,实际上是李颐将军的亲侄子,在李颐将军殉国后,由家中长辈做主,过继给李颐将军做儿子,继承李颐将军的香火。家中原先保存的父亲的黄埔同学录,照片,各种资料,在文革中都被迫上交,他们并没有保存有李颐将军的任何照片。


父亲为之牺牲生命的腾冲城只知道是在云南,那是一个遥远的地方。父亲英灵安息的国殇墓园是什么样子,他们不知道。父亲的坟墓保存还好吗,这些都是他们想知道的。


这么多年来,对父亲的思念从未停止。父亲不仅仅是国家的烈士,更是家族的骄傲!七十多年了,应该去腾冲在国殇墓园父亲的坟前磕头了。

1996年,李颐将军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李人伟向杨云志表达了希望去腾冲国殇墓园拜祭父亲的心愿。


热心的杨云志先生又通过云南志愿者周大姐,联系上了国殇墓园所在的管理单位——滇西抗战纪念馆,向他们转述了李颐将军后人希望去腾冲拜祭的愿望。


祭我英烈,悼我国殇!


李颐,字亦白,湖南醴陵人,1911年7月11日出生在醴陵县一个农民家庭,少时聪慧,立志高远。1928年,李颐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一总队学习,1929年毕业。李颐黄埔毕业后,历任排长、连长、营长,1943年从71军调任预备二师第五团上校团长。


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反攻滇西战役打响,预备二师隶属于右翼20集团军54军指挥。李颐团长率领的预备二师第5团归198师叶佩高师长指挥。53军,54军各部仰攻高黎贡山,与日军激战于高黎贡山之大塘子、灰坡、唐习山、南斋公房、北斋公房。日军据险死守,远征军每攻占日军一处阵地,都要付出相当的伤亡。


高黎贡山全线激战的同时,54军198师593团(欠第一营)奉命迂回穿插,借助险道强行翻越高黎贡山,直插敌后,直扑桥头、马面关之敌,由于高黎贡山战事正酣,日军没有料到远征军会有部队强行翻越高黎贡山,戒备松懈,5月16日桥头、马面关被593团顺利夺取。不甘心失败的日军组织增援兵力,多次向桥头、马面关发动进攻,妄图夺回失去的阵地,双方在桥头、马面关一线陷入激战。


5月29日顾葆裕师长率领预备二师抵达三元宫附近,增援桥头、马面关之我军,而李颐团长率领的第五团主力被日军阻挡于高黎贡山北风坡,无法按时赶到。


6月4日,被日军阻挡于北风坡的第5团绕道抵达。一到战场,李颐团长不顾疲劳,即指挥该团对日军发起攻击。敌我双方都不停的增援,桥头、马面关激烈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到6月16日,日军最终被逐出桥头、马面关一线。


攻克桥头、马面关阵地后,预备二师渡过龙川江,一路搜索警戒南下,


 7月7日,李颐团长奉命率5团进攻老草坡,经过激烈战斗于7月9日凌晨攻克老草坡。攻克老草坡后,预备二师兵锋直指来凤山。


来凤山,位于腾冲城南,地势险要,为腾冲制高点,俯视全城,易守难攻。要想拿下腾冲城,必须先拿下来凤山。日军在来凤山经营两年,修筑了大量坚固堡垒,日守军凭借这些堡垒工事,固险坚守,虽处重兵包围,仍然负隅顽抗。

来凤山日军工事


我军攻克来凤山


 7月13日7时,预备二师向来凤山发起冲击,4团进攻文笔塔、营盘坡,五团向文笔坡、象鼻子发起冲击,战至上午十一时,各部已迫近日军阵地,但因为地形暴露,日军火力猛烈,造成我攻击部队重大伤亡,预备二师即就地构筑阵地,与日军形成对峙。


7月20日54军军属工兵营编组的火焰喷射队完成训练,配属给预备二师,准备再次攻击。


7月26日,预备二师,36师向来凤山日军阵地发起进攻,我远征军健儿不顾伤亡,前赴后继,于日军进行殊死战斗。美军支援的火焰喷射器在来凤山战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来凤山之战,以文笔塔阵地争夺战最为惨烈。战至27日下午1时,文笔塔阵地被我军攻克,日军倚仗为“要塞”的来凤山为我军全部占领。预备二师奉命守备来凤山。


失去来凤山作为最后的屏障后,腾冲城的日军彻底的暴露在我远征军的面前。


1944年8月2日上午,美军14航空队的轰炸机对腾冲城持续轰炸。下午一时,36师、198师在南北方向同时发起攻击,然因城墙及地形限制,日军火力猛烈,当日攻击并无多大进展。

远征军突破腾冲城墙


接连许多天,我军以炮火掩护,用云梯爬城,前仆后继,死伤极重,然而进展不大。8月7日,36师工兵连以炸药炸毁城墙缺口两处日军碉堡,步兵随后跟进,在炮火的掩护下强行攻入,然日军拼死抵抗,我军即就地构筑工事,巩固已占领阵地。


8月12日,54军军长阙汉骞电令,守备来凤山的预备二师加入攻击。8月20日预备第2师第4、5团各一部率先下城,开始进入巷战。日军两年来在腾冲城内修筑了无数明碉暗堡,挖掘了暗道彼此沟通,设置了各种火力点,构成交叉火网,我军每攻克一个日军据点,都会付出相当的代价。

远征军在腾冲与日寇巷战


我军就是这样与日军逐街逐户的进行争夺,日军的残余阵地越来越少,但日军仍在垂死反抗。


激烈的战斗从8月一直持续到9月。9月12日,预备二师与198师南北夹击,压迫残敌。预备二师方向因为日军工事坚固、火网浓密,进展甚微。


9月13日,李颐团长见久攻不下,亲率所部奋勇冲杀,被敌冷枪击中,不幸牺牲。


根据预备二师第六团团长方诚的回忆,预备二师三个团长通过枪眼观察敌情,方诚团长第一个观察,日军没有反应,接着是李颐团长,李颐团长注目稍久,即被躲藏在暗处的日军一枪击中头部,当即壮烈殉国!


李颐团长殉国后,预备二师副师长彭劢将军亲往第一线指挥,鏖战到夜间,攻克龙王庙附近阵地。我远征军各部南北夹击,经过激战,日军伤亡巨大,被压缩在三间民房里,已无活动空间。


9月14日拂晓开始,二十集团军各部向日军残存的最后阵地发动围攻,用手榴弹炸,用刺刀与日军肉搏,除少数日军向南溃逃外,腾冲日军被全部歼灭,被日军侵占蹂躏两年的滇西名城腾冲胜利光复,青天白日国旗在腾冲城再次高高飘扬!


李颐团长牺牲在腾冲光复的前夜,没有看到胜利的那一刻,没有看到光复腾冲欢庆的那一幕!


 “当我们走进腾冲县城郊的和顺乡时,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团长李颐昨天阵亡了。他爱人在漕涧托我带来的咸姜和辣酱,我将交给谁呢?”时任预备二师5团团附的吴堪,实在是无法接受团长牺牲的事实。


时为中央社派驻腾冲前线的记者彭河清描述李颐团长:“这位湖南青年短小精干,沉默寡言,其勇侠果敢之气概,溢于眉宇之间。”彭河清对李颐团长的牺牲非常悲恸,“第二天腾冲完全光复,而李团长不及亲见,真是遗憾。数日前,我曾在城墙上替他摄影,不料现在又来做挽联献他。可他壮志未酬,所遗妻女各一,这真是令人悲恸不已的事!”


湖北松滋,98岁的抗战老兵范合轩,时任预备二师准尉排长,他对李颐团长的牺牲记忆深刻:“李团长牺牲后,我们整个师都很震惊,都很悲痛。”


李颐团长殉国后,遗体被运往和顺,停灵在中天寺观音殿,腾冲人民用最好的棺木入殓李团长,停灵十多天后,迎来了从曹涧赶来的悲痛欲绝的团长夫人。

李颐将军灵堂


预备二师为李颐团长举行了追悼会,顾葆裕师长、彭劢副师长先后讲话,接着就是起灵送往墓地。李团长夫人身穿孝服,手捧灵牌,在搀扶之下,走在前面,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李颐团长被安葬在腾冲小团坡,与他的袍泽兄弟们相聚在一起。这里,后来被命名为国殇墓园。


1944年11月29日,国民政府追赠李颐为陆军少将。

李颐追赠少将的国民政府令


1986年,经过李颐将军堂弟李昆仑坚持不懈的努力,李颐将军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2015年8月24日,为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国家民政部发出公告,公布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李颐将军名列其中!


抗战中,无数忠魂埋骨他乡,湮没道旁,后人哀思难寄。李人伟是幸运的,知道父亲的忠魂埋骨之处;腾冲人民是有情义的,国殇墓园得以完整保存。


祝李颐将军后人腾冲拜祭之行一切顺利!


需要查找资料的抗战后人请加微信:tx625529003



Archiver|手机版|东北讲武堂历史研究中心 ( 辽ICP备2021009674号 )

© 2013-2022 Cmgw Inc. GMT+8, 2022-5-18 09:11 , Processed in 0.029254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