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员1 发表于 2020-12-14 00:00:00

寻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6)——广州南...

寻访时间:2020年12月4日



我此前从未到过广东,搞了这么多年黄埔,却没来过黄埔,不得不说是个遗憾。这次借去深圳出差的机会,提前一天到达广州,终于圆了这个心愿。下火车后,我便直奔黄埔岛(长洲岛),当晚宿于黄埔军校之旁,感受黄埔前辈的脉搏,心潮澎湃不已。但黄埔旧址这篇我打算放在国保系列游记的第100篇以兹纪念,且先按住不表。


事先我盘点广州各处国保单位时发现,在黄埔军校西南不远便是南汉二陵,对于我这种寻墓发烧友来说,知此处竟有帝陵,又焉能错过?第二天一早起来,即从黄船社区乘383路公交往南汉二陵博物馆而去。


图1:南汉二陵博物馆正门


此地与长洲岛一水相隔,名曰小谷围岛,岛名虽有一个“小”字,但其实面积比长洲岛还要大许多。古时,这里曾是南汉国的皇家御苑,风光旖旎,南汉亡国之后,便有百姓居岛生活,直到2003年选定小谷围建设广州大学城,岛上终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因为这次大兴土木,揭秘了南汉两位帝王的陵寝,这个重大的考古发掘成果荣膺2004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列。巧了,我上一篇写的炭河里遗址正好也是当年其一。


图2:南汉二陵博物馆主楼


南汉二陵博物馆去年才正式开放,似乎如今也成了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大本营,场馆气度恢弘,硬件水平顶好。当日上午到访者唯吾一人,工作人员则十倍之,态度友善热情,让我着实享受了一把VIP包场待遇。我原以为博物馆是在发掘遗址上而建,来了之后发现并不尽然,至少目前,博物馆还只是个宣教展出平台,与陵墓尚不互通。其主展厅铺陈南汉历史,在国内当属唯一,做得也挺不错。


中唐以来,藩镇割据渐成沉疴,挨到黄巢起义后,终是不可收拾,天下从此大乱。在唐末岭南大地,一位名叫刘谦的军人逐渐发迹,因功拜封州(今广东封开县)刺史。经刘谦父子两代人奋力打拼,刘氏成为两广最大的实力派,唐昭宗天佑元年(904年),刘谦长子刘隐实任清海军节度使,正式步入藩镇行列。


唐亡,中原王朝正可谓是城头变幻大王旗,在短短七十多年里换了五茬,是为五代。南方藩镇同时也形成了许多割据势力,后来加上北方的北汉,统称十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十国性质大同小异,区别只是有些始终奉中原王朝为正朔(比如南楚、吴越),有些野心更大的则自己当皇帝。刘氏建立的南汉政权就在公元917年(此时正朔为后梁贞明三年)迈出了这一步,不过这时刘隐已经病死了,登基的是他的异母弟刘岩,是为南汉高祖。虽说稍有些水分,但名义上总归是个皇帝。


图3:五代十国地图(后晋时)


刘岩也算是个豪杰,但大概有点好大喜功的毛病,后来还取飞龙在天之意,自创了一个“䶮”(音yǎn)字,给自己改名刘䶮。刘䶮治下的南汉高开低走,在他之后的三位皇帝更是荒淫无道之辈,以正史上的记载来看,着实干了些令人发指的事,所以南汉国力日衰,传国54年后被北宋大将潘美(在《杨家将》中惨遭黑化为潘仁美)所灭。如果不算追封的,南汉一共是四帝。殇帝刘玢和亡国之君刘鋹无陵寝,高祖刘䶮葬康陵,中宗刘晟葬昭陵,另刘䶮追封其兄刘隐(南汉实际的奠基人)为烈祖襄皇帝,故刘隐墓亦“升”为德陵,总共就是三个陵。这其中,昭陵远在别处,国保“南汉二陵”,所指的便是小谷围岛上的康陵和德陵了。


图4:南汉国帝陵方位图


图5: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牌照


对于南汉皇陵在小谷围,岛民早已知悉。明崇祯九年(1636年),巨雷击穿岛上一座大墓,附近村民蜂拥而至,将墓中金玉明器摸得干干净净。明末清初番禺本地学者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对此事有一段绘声绘色的描述,连哀册文的内容亦有明确记载,由此可知,屈先生应是亲眼见过石碑,且当时被盗的确为刘䶮的康陵。


图6:(南汉)高祖天皇大帝哀册文


此后的文献中似乎就没有什么关于康陵的记载了,时至近代,岛上也确实有这么一座券顶与盗洞裸露的大墓,当地老百姓称之为“刘皇冢”。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这刘皇冢便是康陵。2003年,考古工作者在完成刘皇冢的清理之后,又在其东南不远处发现了另一座大墓,陵园规模甚至更为宏大。当清理到墓室时,大家发现了屈大均曾提到的那一通哀册文石碑,忽然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康陵呀!而老百姓口中的那座刘皇冢,后来经过综合研究分析,最终认定是刘隐的德陵,至于德陵是何时被盗,却是说不清楚了。


极为可惜的是,刘䶮康陵的真容虽然近四百年来已无人知悉,但它在崇祯九年时就已被掏空。事实上在那之前,大规模的盗墓也早已发生过,最早的一条盗洞是北宋初年打的,手法干净利落,直达墓室,让考古队员直呼专业!而明代盗洞反倒是最晚的那一个。这也就无怪乎博物馆中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皇家器物了,唯有些坛坛罐罐,那还是对刘皇冢不抱希望的清理时的意外发现,总计272件。虽说它们整体完好,有些更是堪称五代青瓷中的上品,但价值与遗失的那些相比,想来还是相距甚远。


图7:刘皇冢(德陵)出土的青瓷罐


图8:康陵大致位置图


康陵就在南汉二陵博物馆“隔壁”,我从博物馆出来后右转进入康陵路,行至中段,便看到了它的国保碑。但康陵目前正在施工,无法进去参观,我只好在外面拍了几张照片走人。可想而知,不久后它定会成为博物馆的一部分,可以期待它未来呈现在人们眼前时的样子。至于德陵,则已包在了华南师范大学校园内,在这个当口,自然是没法进去一看了。


图9:康陵路


图10:国保碑旁边的凌乱


图11:康陵施工现场


这次对南汉二陵的寻访,我终是感到有些遗憾,不过这种遗憾更多是源自文物的流失,而非在于当下。之前我对五代十国这不到百年历史的了解可谓贫瘠,此番在博物馆主展厅细细走一圈下来,至少对于南汉这部分,还是获益良多。如此说来,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前文链接:寻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5)——湖南宁乡炭河里遗址




                                           静思斋 于岳
                                       2020年12月14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寻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6)——广州南...